美国哈茨菲尔德-杰克逊亚特兰大国际机场亚特兰大已经连续22年夺得全球客流量最大机场的桂冠。

在2019年全球机场客流量排名中,前五位依次为亚特兰大机场、北京首都机场、洛杉矶机场、迪拜机场和东京羽田机场。

但到了2021年1月,中国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宣布自己2020年旅客吞吐量4376.81万人次,位居全球第一,抢走了美国亚特兰大机场此前连续22年享有的桂冠。

据统计白云机场2020年全年旅客吞吐量为4376.81万人次,虽然较2019年减少了四成,但得益于中国疫情防控的得力,全球排名由2019年的第十一位跃升至榜首,这也是中国机场首次问鼎全球第一!而下降到第二名亚特兰大机场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旅客吞吐量为4291.87万人次,同比下降61.17%。

现在,我们还是先回到问题本身,看看亚特兰大机场为何能占据全球机场吞吐量冠军22年之久。

亚特兰大毕竟本身只有几十万人口,加上都市区的人口也就600万,但亚特兰大机场在疫情之前却年年承运了一个亿人次以上的的旅客量运输量,并且长期排名领先芝加哥、达拉斯、北京、东京等大型城市机场,占据全球客流量最大的机场长达二十二年之久,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亚特兰大机场占地面积1902万平方米,拥有5条平行跑道,每天有超过1000个航班飞往225个目的地。

我们可以先从地图中看到亚特兰大机场的位置,2小时的飞行距离内,亚特兰大机场可以飞往美国的几乎所有主要城市。亚特兰大属于美国东南地区的主要旅行枢纽,就如同中国的郑州、武汉这样的交通枢纽地位一样。

可能有的朋友会觉得,从地图的视觉感官上貌似亚特兰大并不是一个中心位置嘛!而且城市地位也比不上那些东西海岸的大都市纽约、华盛顿、洛杉矶、旧金山;甚至或者中部的休斯顿之类。那好,那我们再结合美国人口分布的热力图来看看。

我们划圈标出250万以上人口的主要集中分布区域之后,现在再看亚特兰大机场所在的红圈是不是明显就符合其“中心”的定位了?

而从历史地位上看,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时,大部分美国东西海岸互飞的航班因为技术原因往往没有直飞航班,大量的航班选择亚特兰大为中转机场。而时至今日,不同于中国普遍习惯于直飞航班以及大力发展高铁,得益于美国民航的优势(插个题外话,优势不仅仅体现在飞机研发等科技领域;就比如美国的空域自由度高,民航飞机相比国内经常受限于空军管制造成大量延误,他们确实要强很多),美国旅客国内出行的首选交通方式还是飞机!

而事实上,亚特兰大也确实并不是美国国际航班最多以及航班班次最多的机场,他的优势就是旅客人数多!而这些人不仅都是国内航班旅客,而且绝大部分都是目的地根本不是亚特兰大的中转旅客。换句话说,很多旅客到了亚特兰大甚至根本不出候机楼,直接下了前一个航班,马上换乘后一个航班去自己要去的城市了!

亚特兰大机场是美国第三大航空公司达美航空的总部,即主运营基地机场就设立在亚特兰大。

亚特兰大机场还是著名的快递物流公司 FedEx 和 UPS 的中转枢纽基地。

这其中光达美航空的干线航班就占据亚特兰大机场所有航空公司班次的30%以上!如果再加上达美支线公司的航班,以及挂达美代码的航班,总量可以占据亚特兰大机场航班总量的80%以上。

我们如果从统计方法的角度去看,纽约有三个大型机场,伦敦有三个大型机场,这些大型城市虽然客流量大,但是客流也都分流了。这就如同以前北京首都机场客流大于上海虹桥,但现在有了北京大兴机场,以后可能就未必了一样。而亚特兰大不仅只有一个机场,就连周围都没有足够竞争力的大型机场去跟自己争夺客流。我们看2020年的美国机场排名,唯一离得近的机场也就是夏洛特。

而从运行角度,亚特兰大起降费用、管理费用、甚至地皮价格都很便宜,这种实实在在的优势一方面是城市为打造空港经济营造的,一方面也是区别于“大型都市”定位得到的错位效应。考虑到这种运营成本上的便利,各个承运人也愿意把航班航线大量投入在这里。

而从飞行角度看,亚特兰大地势不复杂,天气不多变,甚至虽然旅客吞吐量居高不下,但其架次的繁忙程度反而不如排名在其身后的达拉斯、芝加哥机场(这些机场大家反映,进近时甚至在频率里多问两句都抢不到说话机会,繁忙程度太可怕)。这些对于旅客来说,就不会频繁造成航班延误、取消、改签等,更有利于自己出行计划的效率!那下次自然就还要选择从这里中转喽。

说完亚特兰大机场能雄踞全球吞吐量冠军机场22年的理由之后,我们再回头来看看国内。

当然我们要承认老美过去确实很强,但不好意思,我前面也说了,今年的冠军是我们的。

这一切当然最重要的是疫情的原因,但我们也看到了中国航空市场的稳固内需,以及全球化对世界机场格局的微妙影响。

疫情前后中美民航业数据对比明显,2019年我们有一定差距,但去年随着疫情在两国相继爆发与随后恢复的不同进度,中国运力5月起开始超越美国,全年反超1.9%,中国机场整体平明靠前,广州白云机场更是抢过了第一的宝座。

可能有人会觉得我们占了疫情的便宜,其实并不全是。因为从国际航班来看,我们为了防控已经几乎完全切断了国际运输线,但拉美地区因为自己的政策原因(特别是当时前总统川普的一系列神操作)国际航班量还是有一定保证的。而两国国内航班量天与地的差距,其实恰恰正是我们前期疫情防抗付出牺牲后换来的收益!

国际民航组织预测疫情对全球航班运输的影响可能会在2024年才会完全消弭,有可能2024年全球民航才能恢复到2019时的数据量。

而目前我国“十四五”明确提出三年内要新建30个新机场等一系列新发展规划,再加上今年即将交付的国产大飞机C919等,三年后我们民航业的数据一定会有一个更亮眼的成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